?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青月宗-至尊战神 快三大小怎么倍投

至尊战神

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青月宗

君落花2017-12-8 1:16:13Ctrl+D 收藏本站

在这个自己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根本就不会有自己的熟人,受伤之后,警惕之心自然提高到了极点,不能有丝毫的大意。? 壹小说w?w?w?. 1 x?i?a?o?s h ?m

  眼神,看着眼前那精致俏美的脸蛋主人。

  “你是谁?”

  李凌天虽然不能动弹,但是却能够看出眼前这个女孩子的修为实力,只是一个武尊境界的低级弟子。

  不过就算是这样,在这种情况之下也能够威胁到他了。

  因为他现在的情况,任何一个有修为的人都能够要他的命。

  下意识的,眼神冰冷的看向女孩子,开口问道,一股不怒自威的威严散开。

  “我叫肖梦萱。”

  “是我跟娘就了你,你都昏迷好几天了。”

  肖梦萱看着眼前这个躺在木床上的青年,小嘴一张,就叽叽咕咕的说了起来。

  感受到这个白衣青年那无形的威严,心里不由得一阵的颤抖。

  明明就看不出有多高的修为,甚至现在连手脚都无法动弹,尽然可以给人一种强大来自心底的威压,确实乎想象。

  不过,肖梦萱将这个感觉当成了幻觉。

  “哦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

  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  李凌天暗中运转了一下功法,检查自己现在的情形。

  这不运功还好,一运功身上就剧烈疼痛不止,而且全身神力俱无,这明显是受伤太过严重导致成现在的样子。

  他现在就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,距离青木仙山到底有多远,会不会被青木真神追过来。

  “这里是青落仙海青月宗。”

  “六天前,我跟娘亲在药园里面查看药材,没有想到在药园里面看到了你。”

  “以为你是来偷摘药材的人,后来见到你受伤很重导致昏迷。”

  “我们将你弄到了这里,你在这里几天都没有醒过来,都以为你不会醒过来了呢,没有想到你还是醒了。”

  “对了,你遇到强敌了。尽然伤得这么严重,连娘亲都束手无策,只能看你的造化了。”

  肖梦萱将李凌天扶起来靠在床边,开口慢慢的说着。

  将李凌天出现在这里的情形说了一边。

  其实她一点都不知道李凌天的底细,因为遇到李凌天的时候,李凌天就昏迷了,一直昏迷六天才醒过来。

  “青月宗?”

  “青落仙海?”

  “你知道青木仙山吗?”

  李凌天这个时候。才看清这个女孩子的真面目。

  精致的脸蛋,娇俏玲珑亭亭玉立。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九天神女,只不过略显稚嫩,一身浅绿色的衣衫更将她衬托得更美。

  不过,这个时候,他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处境。

  还有这个地方的人会不会对他有什么意图。

  青月宗,这个名字,怎么跟唐青月的一模一样。

  青落仙海,这个地方,自己自然是不知道的。因为自己第一次来这里,根本就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。

  虽然可以确定这里不是神武大6,但也不敢确定这里就是天界。

  要知道,飞升的时候,说不定一个不好就飞升到了其他的位面,根本就无法保证来到天界。

  自己的运气,还真不是一般的差。刚刚离开时空通道就遇到一个中位真神要灭杀他,第一次遇到真神,尽然是在他伤势最严峻的时候。

  拼命的施展五行大挪移,最后强行施展五行大挪移直到昏迷过去,到现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。

  “不知道青木仙山。”

  “萱萱没有离开过青月宗,只知道青落仙海属于东木圣境。在东木圣境里面有无数的仙山岛屿。”

  “要知道其他的事情,只有娘亲才知道,她是青月宗的宗主。”

  肖梦萱倒背着手,度着方步,就像是一个很有派的大人物一样,这个样子,看的李凌天都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  只见她一边走着。一边说着,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。

  李凌天能够从这个女孩子身上看出无忧无虑和脱俗,就像是轩辕盈盈一样,什么事情都不用管,什么事情都有长辈顶着。

  而且,看样子,这个女孩子被长辈宠得厉害,要不然武尊的境界了,还自己的宗门都没有走出过。

  在肖梦萱说话的时候,一个二十四五样子的女子走了过来。

  女子全身带着成熟的气息,样子神韵跟肖梦萱有八分相似。

  一身紫色的衣衫,看起来大方得体,一副干练的样子,从她身上可以看出女强人的气息,至少也是掌管一方的人物。

  半神境初期的修为,整个人给人一种沉稳。

  李凌天心里已经明白,这个女子,应该就是肖梦萱的娘亲了。

  果然,肖梦萱看到女子的到来,脸上露出撒娇的样子,高兴的拉着紫色衣衫女子的手。

  “娘亲,他醒了。”

  肖梦萱开口喊道,眼神看向李凌天。

  紫衣女子眼光也看向李凌天,眼神就像是要将李凌天看穿一般。

  但是,让紫衣女子震惊的是,这个白衣青年虽然全身没有修为了,伤势也严重无比,但是她却无法看穿这个青年。

  现这个问题,有三种可能。

  一种是这个青年修为太高,比她半神境初期还要高。

  第二种就是这个青年修为不高,只不过受伤之后乱了经脉让他看不出什么。

  最后一种就是眼前这个白衣青年修炼过神奇的功法,神奇的功法可以隐藏修为,除非是修为高出修炼者几个境界,或者出手的时候才能看出。

  她现在不知道眼前这个白衣青年是哪一种,但都是她不能留下的。

  渐渐的,心里升起了一丝的杀意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你下去吧。”

  紫衣女子点点头,开口对肖梦萱说道。

  李凌天自然感受到了紫衣女子的杀意,在他面前,就算再强大的真神,只要对他有杀意,都无法逃过他的感应和眼神。

  现这个紫衣女子的杀意。李凌天心里一阵的苦笑。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,自己飞升过来,接二连三的受到死亡的威胁。

  现在自己的情形,眼前这个紫衣女子都能够轻易的抹除他。

  “娘亲。”

  肖梦萱修为不高,但是母女连心,自然知道自己娘亲生出了杀意。

  身为青月宗的宗主,自然是不能给宗门带来灭顶之灾。

  感觉到娘亲的杀意。肖梦萱喊了一声娘亲,眼神中露出一丝不忍。这个白衣青年,是她照顾几天才醒过来的人,要是被自己娘亲灭杀,心里自然是不舒服。

  “你先下去。”

  蓝天月开口,语气虽然冰冷,但是却带着一丝母亲的温柔在里面。

  说话的时候,眼神一直冰冷的看着李凌天。

  但是让她感到不解的是,那个重伤连手脚动无法动弹的青年,尽然脸上带着一副云淡风轻。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。

  笑容中带着高深莫测,完全就像是没有感觉到蓝天月的杀意一般。

  肖梦萱不情愿不情愿的离开,楼阁里面就剩下了蓝天月和李凌天两人。

  楼阁里面的气氛诡异不已,紫衣女子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女儿,但是看起来风姿婉约,紫色的衣衫将肌肤衬托得更加析白。

  这个样子,比起一般未婚女子更加具有美丽和诱惑。

  与其说是肖梦萱的娘亲。还不如说是肖梦萱的姐姐。

  李凌天带着欣赏的眼神看着蓝天月,对于他的心境来说,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之物都是过往云烟,他的性格,好看的东西就会光明正大的去欣赏,不会偷偷摸摸的。

  因为。他是李凌天。

  就算是现在伤势严重导致手脚都无法动弹,面对这个挥手间都能够灭杀掉他的女子,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畏惧,完全不当一回事。

  “青月宗,不错的名字。”

  “这个名字,跟本座妻子的名字一样。”

  “你现在心里很纠结犹豫吧,听说你是青月宗的宗主。”

  “对了。你叫什么名字?我们好好谈谈吧。”

  李凌天欣赏完眼前这个紫衣女子,打破了空气中的寂静。

  这个女子,虽然绝美,但是他没有丝毫动心,毕竟这个世界绝美女子无数,自己不会间一个喜欢一个,而且,自己还有妻子等着自己,还有亲人在身边。

  声音打破了空气中的寂静,说话的语气平淡,但是带着一股无形的无上威严,不容任何人轻犯的威严,这是与生俱来,或者说是强者的威严。

  蓝天月见到李凌天的眼光,心里怒意升起。

  但是忍着没有作,不过她现,这个青年眼光中没有杂质,眼神犹若夜空中的星辰一般明亮,深邃睿智。

  眼前的一切,让她感到这些都是幻觉或者错觉。

  在这个时候,情形就像这个青年是主人而她只是一个外人一般。

  这种感觉,让她有些不适应。

  “小女子青月宗宗主蓝天月。”

  “有什么好谈的,我身为青月宗宗主,自然要为青月宗考虑,不会让青月宗陷入万劫不复之中,阁下见谅。”

  蓝天月冰冷的眼神看着李凌天,开口淡淡的说着。

  整个人宗主的气势展现了出来。

  眼前这个青年,太过诡异了,诡异的出现在自家的药园里面,而且还是重伤。

  要是这个青年惹来了强敌,自己青月宗就会陷入到万劫不复之中了,那样的话,身为青月宗宗主的她,就是青月宗的罪人。

  这个青年说的话,明显是早就看穿了她心里的犹豫和担忧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